智慧档案管理系统

新闻分类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023-63412312

                 023-63412522

技术支持:023-63424295

公司网站:www.cqkuiniu.com

总部地址:重庆市渝北区金开大道1230号大雅·金开国际4幢

生产基地:江西省宜春市樟树市城北工业园


知图者联盟——一个智慧图书馆有志者的联盟

您的当前位置: 首 页 >> 新闻中心 >> 常见问题

知图者联盟——一个智慧图书馆有志者的联盟

发布日期:2019-11-07 作者: 点击:

  开 卷 语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2018年,“智慧图书馆”的理念就像唐朝诗人岑参笔下的梨花,一夜间开遍了中国图书馆的每个庭院。学界、馆界、业界一派热闹的景象。图书馆已然诞生了一个崭新的类别——“智慧图书馆”。梨花丛中,观者芸、观点亦芸。有乐观者,翘首以待;有悲观者,嗤之以鼻;有投机者,静观其变;有践行者,踏浪搏激;历史的经验是,对待新生事物,一时的观念不重要,长久的选择才重要,在“智慧图书馆”的愿景下,不乏有志者,选择去努力开创一个图书馆的全新时代。这时候,“智慧图书馆”是一份有志者的理想!

  “什么是智慧图书馆?”专家学者们莫衷一是。但是,这并不妨碍有志者获得方向的坐标,并不断前进,这个方向就叫做智慧。这就像是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凭借的仅仅是一路向东,和他勾勒在心目中确信无疑的世界地图。有志者相信,智慧这一人类的专属特性,会在图书馆身上,勾勒出图书馆的最美篇章。新时代,“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既是未来中华民族的目标追求,也是当下图书馆进行智慧变革的根本动力;新技术,“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既是先进的生产力,更是当下图书馆实现智慧的根本条件。这时候,“智慧图书馆”是一次有志者的探索!

  我们自诩自己为“智慧图书馆”的有志者,在“智慧图书馆”探索的道路上前行多年。从过往行单影只的冷清,到如今繁花似锦的喧哗,我们喜忧参半。喜在有“志”者众,众人拾柴火焰高。忧在有“识”者寡,众人皆醉唯识者独醒。我们不认可“智慧图书馆”仅仅是批评家口中失意者的自我陶醉,或者是无知者眼中的图书馆群体热点消费。但是,我们认同“智慧图书馆”的实现是图书馆的一次自我新生,有点凤凰涅槃的意味。如何才能新生?物理常识是,所谓事物的新生,不在概念的定义(后致),而在事物性状的改变(先发)。就像铀元素,需通过压力和温度的骤变,才得以将原有性状改变,释放出惊人能量。因此,我们深信“智慧图书馆”这一新生事物的最终确立,也需要通过不断的改变图书馆原有的性状,才能实现。这时候,“智慧图书馆”是图书馆的一次自我的形态进化。

  2018,我们是智慧图书馆的有志者...

  认 知 篇

  前面提到,事物的新生,在于事物性状的改变。那么,图书馆有哪些性状的改变,以及改变成合作模样,才能实现“智慧”的新生呢?我们理解主要有以下方面:

  性状一:“数字化”VS“数据化”

  在数字图书馆发展阶段,资源是狭义范畴,主要指文献资源。其本质是资源的“数字化”,把延续千百年的纸介出版物以电子出版物的方式进行出版发行是主要特征,其实质是改变图书馆的“信息存取方式”。而在智慧图书馆发展阶段,资源是广义范畴,除文献资源外,还包括人、空间资源。其本质是资源的“数据化”,图书馆通过对于数据的掌握与利用,实现对用户的智慧化服务,其实质是改变图书馆的“信息利用能力”。因此,智慧图书馆的需要将图书馆“数字化”的性状,调整为“数据化”。

  性状二:“商业机构”VS“图书馆”

  前面提到,在数字图书馆发展阶段,核心能力是数字化,该能力是由掌握了出版源头和技术优势的商业机构所主导,图书馆一直扮演的是能力传递者的角色,图书馆价值的价值主体是商业机构而非图书馆。而在智慧图书馆发展阶段,图书馆由于掌握了文献、人和空间三大核心数据资源,并且通过新技术对数据的发掘和利用,实现了图书馆价值的再造和创新,图书馆价值的价值主体才是图书馆。因此,智慧图书馆的需要将图书馆价值主体是“商业机构”的性状,调整为“图书馆”。

  性状三:“消费者”VS“生产消费者”

  有交易的地方,就存在市场,每个图书馆都是图书馆市场的组成要素。在数字图书馆发展阶段,图书馆市场是由产业上游的内容生产者(商业机构)来控制的,图书馆是一种“消费者”的角色,市场权益偏低。而在智慧图书馆发展阶段,数据是图书馆市场最珍贵的稀缺资源和生产资料,图书馆不仅仅是数据的消费者,更是最大的数据生产者,“生产销售者”将成为图书馆未来最重要的符号与标签。因此,智慧图书馆的需要将图书馆“消费者”的性状,调整为“生产消费者”。

  性状四:“被动选择”VS“主动建构”

  在数字图书馆发展阶段,图书馆的资源职责是“选择”,暨在商业机构所提供的文献资源清单中,去“选择”图书馆所需。这其实是一种在被动选择的模式,这种模式直接导致了今天的图书馆千馆一面的结果。而在智慧图书馆发展阶段,图书馆的资源职责是“建构”,是根据图书馆自身规划和设计目标,去“主动建构”图书馆自有的资源和服务体系,并通过社会化协同的方式去匹配相关实现能力。唯有如此,才能实现图书馆千馆千面的理想。因此,智慧图书馆的实现将图书馆“被动选择”的性状,调整为“主动建构”。

  性状五:“宣传”VS“口碑”

  每一种具有社会性功能的存在,都需要向外界传播其存在价值并获得社会认同,图书馆也不例外。在不久的信息时代,随着区块链的信息技术的大量使用,去中心化将缔造全新的信息传递的方式。这一时期,用户获取信息服务的渠道和能力空前丰富,图书馆通过中心化的宣传方式来传递存在价值将遇到前所未有的挑战。用户口碑将取代中心化宣传,用户之间口口相授的方式,会成为图书馆价值传播的主要路径。图书馆需要通过用户口碑的培养和建立,在用户之间彰显自身价值。因此,智慧图书馆的需要将图书馆“宣传”性状,调整为“口碑”。

  以上对于图书馆性状的归纳和认识并不完整和准确,却并不妨碍我们对于实现智慧图书馆方法与路径的判断——改变性状。性状即是图书馆的特征,也是图书馆建设的目标与方向。2000年前,中国古代的先哲便教授给我们认识世界的方法——格物致知(《大学》),对于性状的理解与把握,是我们走向致知的重要途径。

  2018,认识性状,认识智慧图书馆...

  使 命 篇

  要如何才能推动图书馆这样一艘历史巨舰?有志者相信在旧时代依托力量,在新时代更依托智慧,不仅仅是个体智慧,更是群体智慧。因此,在2018年,我们正式推动建立这个“知图者联盟”——一个智慧图书馆有志者的联盟。这是我们汇聚力量、汇聚智慧的初衷。它是一个以图书馆建设者为主体、以智慧图书馆建设为目标、以推动智慧图书馆研究与实践为目的智慧联合体。

  我们对“知图者联盟”寄予厚望,我们认为它是推动“智慧图书馆”长期有效建设的组织保障。从它诞生伊始,就跟图情界的原有联盟有着本质不同。联盟的永恒价值在对资源的高效汇聚与利用。但不同之处在于,“知图者联盟”既不是“聚物”性质的联盟,通过汇聚有型或无形的财物资源,提高资源使用效率(比如:联机编目联盟);也不是“聚力”性质的联盟,通过汇聚劳动者体力资源,优化生产关系(比如:文献传递联盟);而是一种“聚智”性质的联盟,通过汇聚人类最高级的智慧成果,提高生产力水平。所以,我们才说“知图者联盟”是一个智慧联合体。我们赋予它以下主要使命:

  第一:思想与智慧的出版传播

  我们将为有志者创造一个美好的出版传播平台。通过该平台,有志者不仅仅可以获得他人的思想与智慧,同时,也可以将自己的思想与智慧传播给更多的受众。我们将通过有志者所赋予的专家、学者、业者等多种身份,通过论坛、报告、讲座、出版、媒体等多种形式最大程度的汇聚和传播有志者的思想与智慧。

  第二:研究与实践的分工合作

  我们不仅将把我们的智慧图书馆研究课题、实践项目有偿委任给有能力、有意愿的有志者,同时,也为有志者之间进行能力互补、资源交换创造良好的环境与条件。通过推动智慧图书馆产、学、研的成果转化,提升智慧图书馆建设水平,提高有志者的资源转化效率。

  第三:需求与任务的配置响应

  我们将承揽有志者的智慧图书馆建设需求和任务,并为有志者提供可靠、可信的服务响应与能力配置。同时,也为有志者之间的供需配置,提供充分的服务保障,营造智慧图书馆发展健康有序的生态环境。

  “智慧图书馆”的美好实现,需要更多的有志者,我们诚邀您的加入,做一名有志者!

  有志者,事竟成

  2018,智图者联盟,不缺席...


本文网址:http://www.cqkuiniu.com/news/876.html

关键词:智慧图书馆

最近浏览:

在线客服
分享 一键分享
欢迎给我们留言
请在此输入留言内容,我们会尽快与您联系。
姓名
联系人
电话
座机/手机号码
邮箱
邮箱
地址
地址